中央人民政府網站  |  省委  |  省人大  |  省政府  |  省政協
您的位置: 菜鳥集運自提點香港 / 互動交流 / 在線訪談 / 往期回顧

為什麼戰旗美如畫英雄的鮮血染紅了它
——紀念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週年·老兵訪談

來源: 西寧晚報    發佈時間: 2020-10-23 09:34    編輯: 許娜         

  70年前,英勇無畏的中國人民志願軍將士,肩負民族的期望,高舉保衞和平、反抗侵略的正義旗幟,雄赳赳,氣昂昂,跨過鴨綠江,同朝鮮人民和軍隊一道,將生死置之度外,只為了向着勝利的方向前進,前進!

  為什麼戰旗美如畫?因為英雄的鮮血染紅了它。為什麼大地春常在?因為英雄的生命開鮮花。在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週年之際,記者採訪了我市多位健在的抗美援朝老兵,他們當中年紀最大的已經97歲,在老人們的講述中,我們彷彿穿越時空,回到了炮火連天的戰場,曾經年少的他們在硝煙滾滾的戰爭年代,唱響了蕩氣迴腸的英雄讚歌,催人奮進! (作者:王瓊)

  志願軍老戰士劉成德:我身體流淌着8名志願軍的血

  1950年11月參加中國人民志願軍;在朝獲得“艱苦功”一次,榮立二等功一次,三等功一次;1955年12月,榮譽傷殘軍人退伍……91歲的劉成德老人是一位戰鬥英雄,他的左臂就是在抗美援朝出國作戰中受傷失去的,滿頭銀髮的老人談起那段經歷時説:一切都歷歷在目,宛如昨日。

  1951年7月,剛剛21歲的劉成德奉命下山捉俘虜,但是因為敵人的殘忍和狡猾,劉成德受傷了,一名敵軍官佯裝投降卻趁劉成德不備,向劉成德連開幾槍,其中兩槍擊中了他的左臂,左臂受傷血流如注,敵軍官乘機逃跑,而此時的劉成德卻顧不上疼痛,顧不上生死,拖着傷體追了過去,終於將敵軍官追到,忍着劇痛將俘虜押回。劉成德自己卻因為失血過多暈了過去,幾經波折,受傷後的劉成德被戰友冒着生命危險送到了戰地醫院搶救……截肢後的他因為需要大劑量輸血,於是,戰地醫院8名不知名的護士為他捐獻了800毫升的鮮血。劉成德老人滿含熱淚地説:“很多年過去了,我依然忘不了我的戰友們,有揹我下戰地的2名戰友,有給我輸了血的8名護士,有和我一起並肩作戰的4連3排9班的戰友們……我沒能再見他們一面,但是我永遠記得他們,我的體內流淌的也是他們的鮮血。” (作者:王瓊)

  志願軍警衞員王寅生:這兩個月讓我終生難忘

  見到89歲的王寅生老人時,老人身着軍裝,胸前戴着軍功章和紀念章,精神矍鑠。“雖然退伍多年,但最愛軍裝。”講起在朝鮮戰場上的那段往事,王寅生説:“1950年,我隨軍到達朝鮮戰場,雖在朝鮮戰場只停留了兩個月,但是那些硝煙瀰漫的戰鬥場景至今還深深地印刻在腦海中,終身不會忘記。”他説,那個時候條件十分艱苦,敵軍強有力的攻擊,常常導致補給運輸無法及時跟上,戰士們經常缺水少糧,大家就挖雪取水喝,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,志願軍戰士依然發揚我軍不怕困難、不懼犧牲的大無畏革命精神,運用靈活的戰術與敵人周旋,一次次成功擊退敵人,取得了一場又一場戰鬥的勝利。“戰友們不畏艱難,不怕犧牲,保家衞國,浴血奮戰的大無畏精神一直激勵着我,無論是在部隊還是在地方,我時刻以軍人的身份要求自己。”老人的家國情懷、無悔初心讓人難忘。 (作者:張豔豔)

  志願軍步兵劉書貴:我們修築的防禦工事非常堅固

  “吧裏吧裏(快快跑),阿是吧裏(大嫂),瞟克機(水瓢),田克機(辣椒)……”88歲的劉書貴回憶起參加抗美援朝,眼神堅定而自豪,還清晰地記得學朝鮮話時的“順口溜”。

  1951年,為了響應國家號召,18歲的劉書貴滿腔熱血報名參軍,光榮入伍。隨後,劉書貴加入第四野戰軍五十軍機槍連,與戰友們從河南岷縣前往遼寧長甸鎮,為入朝做全面的準備工作。來到朝鮮後,劉書貴的主要任務並不是到前方作戰,而是承擔起了同樣艱鉅的工事修築任務。

  “我們志願軍為堅守陣地,修建了大量的防禦工事。每個人一天修築8個小時,24小時不停地修。戰友們一手拿槍,一手拿鍬。我們挖的戰壕是用圓木和石料構築的,非常堅固,這都是大家用雙手幹出來的。”説着,劉書貴伸出有些變形的雙手,“那時候沒有機械,石頭又硬又大,手掌上都結了一層厚厚的血繭。”

  除了修築防禦工事,劉書貴和戰友們還修建了兩座機場。在1955年回國時,光榮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 (作者:張弘靚)

  志願軍老戰士劉海山:一個山洞救了幾百人的命

  “老人每次看《上甘嶺》這部老影片都會無比感慨,因為這裏的場景和老人腦海裏的經歷很相似。老人平日很少講那段經歷,但是一張照片、一段影片、一首歌都會讓他思緒萬千。”志願軍老戰士劉海山的女兒告訴記者。

  在採訪中,今年93歲的劉海山回憶起過往歲月,他告訴記者,在他的印象中最為深刻的就是一個特別大的山洞,但是具體山名已經不記得了。在這個山洞裏面容納了幾百人,是當時特別重要的第一戰鬥所,美國人的飛機,基本上每天都會對公路及周邊進行轟炸,轟炸過後,還會對着地面進行掃射,因為狂轟濫炸,到處是一片廢墟,地面寸草不生,全是炮彈皮。那個時候,志願軍物資緊缺,身處山洞的戰士們只能靠着一點點炒麪等物充飢,又噎又幹,不過這個山洞內卻有一股活水經過,這股水救了洞裏所有人的命。70年過去了,志願軍老戰士劉海山説起戰鬥故事依舊很激動,那個山洞那股水讓老人銘記一生。(作者:王瓊)

  志願軍汽車兵徐建德:把作戰物資按時送到前線去

  “車子翻了,水箱都壞了,這可咋辦……”1952年8月,時年21歲的東北司令部第三編連集體行政科汽車班的徐建德聽從安排,從安東出發踏上了抗美援朝之路,開始了在朝鮮戰場運輸物資的工作。

  在朝鮮作戰的日子裏,由於白天總是有美軍的飛機,徐建德駕駛的汽車只能在夜間行駛。朝鮮的路大多是崎嶇的山路,不時有車毀人亡的事情發生。有一天夜晚,徐建德駕車和一名戰友一起運送物資,在路過一片草地時,一邊要謹防美軍偷襲,一邊要靠着汽車微弱的燈光小心前行,可是中途一不留意,車輛陷入了大坑側翻了,水箱也壞了,看着車上的作戰物資,焦急的徐建德從附近抬來樹樁準備撬起車來,但沒有成功。這次沒能按時把作戰物資送到前線去,徐建德一直很自責。此後,徐建德接到運輸任務後更加謹慎小心,自己給自己下了死命令,一定要按時把作戰物資送到前線去。 (作者:寧亞琴)

  志願軍老戰士吳建中:冒着生命危險搶修飛機場

  解放大西北、修建天寶鐵路,吳建中老人蔘軍後跟隨部隊走過了大半個中國。1952年11月,坐着悶罐車他又和部隊轉戰參加抗美援朝戰爭。他所在的補充團配合朝鮮人民軍擔負起保護朝鮮軍運飛機場的任務。

  機場在戰爭中的作用舉足輕重,為了搶修被美軍轟炸的飛機場,吳建中他們頂着炮火,冒着生命危險搶修。“原來是白天炸,晚上我們搶修,後來白天晚上都炸,我們團四個營的戰士就冒着炮火24小時搶修。”一天下午4時,剛剛吃過飯的吳建中和其他戰友正在飛機場搶修跑道,突然二十幾架美軍飛機來轟炸,來不及躲避十幾名戰士被當場炸死,每當回憶起往事吳建中總是痛心不已。

  老人回憶,一開始部隊過江的時候丹東那個地方是一片黑暗,因為不敢開燈,等到打勝仗回國的時候,丹東是一片明亮。“雖然戰場在朝鮮但是這一仗是為了保家衞國,不能讓帝國主義再欺負我們中國,要誓死保衞我們的國家。”吳建中説。 (作者:嚴進芳)

  志願軍汽車兵李國保:抗美援朝戰場上的青海兵

  “我是我們連隊裏唯一的青海人,我的戰友來自五湖四海,我們為了保家衞國聚在了一起。槍林彈雨中,我們冒着生命危險一次次將物資安全運送到轉運站,這些物資再由轉運站送到前線,這些物資不能有事,因為這是前線戰士的命啊!”

  今年88歲的李國保老人因為身體原因正在吸氧,但是當談起往事時,老人摘去了氧氣管變得神采奕奕起來。老人説,自己是汽車連的一名戰士,職責就是將軍用品運輸到轉運站,因為敵人的飛機會隨時空襲轟炸,整連出動目標太大,所以,運輸的車隊由一個連調整為一個排。為了防止物資損失,也只裝半車貨,一名戰士負責開車,一名戰士站在車廂放哨。在夜裏,為了躲避敵人的偵察機,車隊不能開燈只能摸黑前行,每當這時候,就會有戰士反穿棉衣,將衣服裏的白色裏子漏出來,在車前面帶路,車隊就藉着這點光,緩緩向前行駛。為了將藥品、武器彈藥、糧食送到前線,汽車連的戰士們常常幾個晝夜不能閤眼,躲避着敵人鋪天蓋地的炮火轟炸,全憑精湛的車技行駛在崎嶇的山路上,那一刻,保家衞國的信念是飄揚在每個人心中的一面旗幟。(作者:王瓊)

  志願軍偵察兵張運松:三年時間兩入朝鮮得勝歸國

  “張連長,我們得想個辦法,把這些坦克毀了,不然拿不下飛機場……”92歲的張運松對自己奔赴抗美援朝戰場接到的首個任務記得清清楚楚。

  1950年張運松已經是中國人民解放軍三十軍的一名戰士,根據部隊命令,從上海轉到山東,又從山東轉到安東,再從安東出發到朝鮮。當宣傳員帶着大家唱起《中國人民志願軍戰歌》時,張運松才反應過來到朝鮮了。到達朝鮮後,張運松首次接到的戰鬥命令是摧毀附近的一處飛機場。來到目的地後,張運松和戰友們就與美軍發生了槍戰,看着眼前保護飛機場的美軍坦克,已經大腿負傷的張運松和教導員商量後,幾名戰友悄悄繞到坦克附近,並把捆紮的手榴彈放到坦克履帶裏引爆,接連炸燬兩輛坦克後,美軍心生膽怯,並一路逃走,飛機場也被成功收回。回國康復後,1951年,張運松第二次入朝作戰,擔任偵察參謀,直到1953年得勝歸國。(作者:寧亞琴)

  志願軍步兵梁學圖:參戰讓自己一生難忘

  1952年,梁學圖跟隨部隊踏進了朝鮮戰場,開始了一生難忘也為之自豪的經歷。

  剛進入戰場,梁學圖和戰友們駐防在海邊,阻止敵人從海岸線登陸。為了躲避敵人的空襲,部隊駐防需要地道、防空洞等掩體,於是在戰火停息之間,大家都在挖地道、建掩體,而敵人的飛機時不時就會進行騷擾襲擊,因空襲負傷的戰士不在少數。梁學圖回憶説,一次他們正在挖掩體,突然遇到敵機空襲,敵人的飛機從他們的頭頂飛過,飛機上的機槍連續向地面掃射,大家紛紛躲避,可身邊的一名戰友還是負傷了。這位戰士負傷後,像所有志願軍戰士一樣,沒有哭喊、沒有抱怨,捂着傷口找到醫務兵進行了簡單包紮,隨後繼續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挖起了掩體。

  小隊的一次轉移也讓梁學圖難忘,他説,為了躲避空襲,部隊的一些行動都是在夜間,他們小隊的一次夜間轉移,險些陷入敵人的包圍圈,現在想想雖然後怕,但就算重來一次,他還是會義無反顧地踏入戰場。 (作者:徐順凱)

  志願軍通訊員杜本文:一日當兵一輩子都是兵

  説起那場偉大的戰爭,88歲高齡的杜本文仍然記憶猶新。新中國成立初期,杜本文隨父親在河南尉氏一工廠做工,當時他是廠裏為數不多的團員,接受了先進的思想教育。當知道要去抗美援朝時,時年18歲的他主動報名參軍,志願加入抗美援朝的隊伍。“敵人在攻打鄰居,打到了我們家門口,我們沒有不幫的道理。”杜本文説。在部隊杜本文是通訊員,老人回憶,他們曾護送700餘名志願軍戰士從鄭州出發入朝,當時由於目標龐大,為了安全部隊都是晚上乘坐貨車走。到朝鮮後,為了躲避敵人飛機的轟炸,隊伍只能走山路,在沒過膝蓋的大雪裏艱難前行,翻山越嶺,寒風刺骨,褲子都濕到了大腿根兒。大約走了一夜,終於到了距“三八線”10公里處和當地作戰部隊會合。杜本文老人説:“一日當兵一輩子都是兵,我深刻體會了戰爭的殘酷。現在的和平生活來之不易,年輕人要多讀歷史,讀懂歷史,珍惜當下。”(作者:張豔豔)

  志願軍電台台長王建華:一生為黨服務無怨無悔

  1951年16歲的王建華跟隨志願軍部隊前往朝鮮,用自己的青春和熱血見證並參與了這場偉大的戰爭。剛剛到達朝鮮,戰場上無處不在的危險逼得王建華這些“毛頭小孩”不得不更快地成熟起來。給他印象最深的是,他的戰友呂毛娃。呂毛娃在一次作戰任務中,奮勇深入敵人內部,被敵人發現後,在撤退途中呂毛娃的胳膊被炸掉了。多天以後,當大家都以為呂毛娃犧牲了的時候,呂毛娃拖着已經生蛆的殘臂爬回了營地。王建華把呂毛娃的故事講了又講,這是他身邊的英雄。王建華説,在新中國成立初期,國內電子技術不是很發達,當看到有敵人遺落丟棄的軍用卡車時,王建華總會和隊友去車上卸電極管,用來製作電台、戰車的修補原件。王建華説:“最激動的還是當得知戰爭結束可以回國時,他和戰友們歡呼雀躍的情景。”王建華後來考取了蘭州大學,大學畢業後又積極投身支援邊疆的隊伍中,從科研到教書育人,他説他的一切都是黨給予的,所以他也要一生為黨服務。 (作者:張豔豔)

  志願軍老戰士閆秉仁:奇襲白虎團我們打得很過癮

  1952年10月,閆秉仁隨部隊入朝輪換,守海防、挖坑道,在炮兵團指揮連擔任副指導員。1953年參加了金城反擊戰中有名的奇襲白虎團一仗。

  “奇襲白虎團咱們這仗怎麼打的,志願軍總部搞了一個十幾個人的小分隊,楊育才化裝滲透到敵人那邊去。奇襲那天我們那個團有24門炮,我們就在一個小山溝裏,連長到前沿去觀察指揮,我帶着一個通信樞紐部在中間,連長通過通信樞紐部發命令到炮陣地,搞了兩次奇襲。第一次奇襲的時候,敵人鑽到坑道隱蔽起來,炮火一停人就出來守衞,我們就來第二次,打死了很多敵人。”閆秉仁老人給記者清晰地講着奇襲白虎團的故事。“這一仗打得很過癮!歷時一天一夜的奇襲取得了重大勝利。”

  在過封鎖區時,閆秉仁還被炮彈打傷,輕傷不下火線,直到戰鬥結束他才顧上包紮。“打仗就有流血犧牲,衝鋒的時候沒覺得什麼,當總結會聽到犧牲戰友的名字時,大家哭成一團。”閆秉仁老人説那些戰鬥的日子讓他終生難忘。 (作者:嚴進芳)

  志願軍老戰士王逢述:每一件遺物都是一位英雄的故事

  參加過解放戰爭的王逢述,1957年部隊換防時前往了朝鮮,在志願軍總部組織部開展工作,雖然已經沒有戰場上戰火硝煙的壓抑,但他的心情依然並不輕鬆,因為他要收集整理在戰場上犧牲烈士的遺物,而每一件遺物都是一位英雄的故事。

  王逢述説,已經記不清收集整理了多少件犧牲烈士的遺物了,對於整理工作來説,最有價值的遺物還是烈士生前用的日記本,很多戰士都會把自己的一些基本情況寫在日記本里,這些情況資料能給整理遺物的後續工作提供參考。王逢述説:“戰士們之所以會寫下這些,是因為有着為戰爭勝利不惜犧牲的堅定決心!”“戰友們的字裏行間充滿着戰爭必勝的信心,更有着對美好生活的嚮往!”

  説到這時,王逢述幾度哽咽,隨後他拿出了一件珍藏多年的衣服,是一件朝鮮族式樣的外衣,衣服上有朝鮮人民用針線繡出的“朝中親善”的字樣。王逢述説,這是朝鮮人民送給自己的禮物,我們的志願軍不僅在朝鮮戰場了贏得了戰爭的勝利,也更加鞏固了中國和朝鮮人民的友誼。 (作者:徐順凱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