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央人民政府網站  |  省委  |  省人大  |  省政府  |  省政協
您的位置: 菜鳥集運自提點香港 / 政務公開 / 新聞動態 / 近期關注

扎西巴丁:代曲村的“領頭羊”

來源: 西海都市報    發佈時間: 2020-10-23 09:25    編輯: 許娜         

  清晨,我們從玉樹藏族自治州曲麻萊縣約改鎮出發,一路沿着308省道向東駛向長江源腹地的瑪秀草原。一路上,温暖的陽光照在青色的草原上,美景目不暇接,不知不覺中抵達目的地——曲麻萊縣巴幹鄉代曲村。

  (一)

  代曲村,地處長江源腹地的瑪秀草原。

  在長江支流代曲河的滋潤下,這裏的草鮮嫩、翠綠,每一塊土地都孕育着生命的奇蹟。

  青色的山坡上,代曲村的村黨支部書記扎西巴丁等待着我們,在一頂温暖、寬敞的帳篷裏,他向我們講述代曲村的過去和現在。

  “瑪秀草原是一塊生活的熱土,這裏的美勝過一切……”説起家鄉,扎西巴丁兒時記憶中的畫面又回來了——草原一碧萬頃,犛牛宛如撒落的珍珠,無垠的草原成了牧民歡樂的家園。

  扎西巴丁永遠忘不了那曾經的一幕:有一年遭遇雪災,連續數十天的暴雪,將阿爸阿媽辛苦飼養的犛牛活活凍死。看着凍僵的犛牛軀體,阿爸阿媽仰天長嘆,流下了絕望的淚水。

  扎西巴丁上過學,去過不少地方,他深信合理地利用和改造自然是可以做到的。清晨,呼嘯的寒風吹醒瑪秀草原,也吹醒了入睡不久的扎西巴丁。

  喝乾一碗酥油茶,啃了幾口肉乾,扎西巴丁急匆匆出門趕往鄰居家。到了鄰居的家,屁股還沒坐熱,扎西巴丁就將想成立合作社的想法告訴鄰居。一上午的時間,扎西巴丁説服了兩三家。

  2013年代曲村德君瑪秀畜牧業合作社正式成立。當年,合作社入股犛牛數量達到700頭,由合作社統一管理。

  “牲畜交給合作社管理,村民不用天天守着自家的犛牛,他們有更多的時間處理別的事務。”扎西巴丁説,多餘的勞動力得到解放,村民將更多的精力放在其他事業上。

  犛牛交給合作社,代曲村的村民騰出空閒時間做其他的事,有賣酸奶、曲拉的,還有到鄉上打工的……代曲村變了,村民的生活更有盼頭。

  有地的出地、有力的出力、有錢的出錢,成立合作社的好處很快得到體現。到2016年的時候,代曲村德君瑪秀畜牧業合作社牛羊入股數量成倍增加,成為村民增收脱貧致富的重要法寶。當年,代曲村退出貧困村行列。

  (二)

  代曲村德君瑪秀畜牧業合作社做大做強,到如今,入社的犛牛數量達到5000頭以上。2019年年初,一場百年不遇的雪災,讓大夥兒更加堅信走合作社之路是正確的選擇。

  “牛羊飼料得到保證,有圈養的畜棚,即便遭遇連續數月的雪災,都挺過去了。”扎西巴丁説,這場雪災讓許多村民再次感受到“抱團取暖”的益處,以前對合作社懷有牴觸心理的村民,也積極加入到合作社的行列。

  “成立合作社最大的好處是可以‘捆綁’式發展,在爭取項目資金方面發揮作用。”扎西巴丁説,合作社成立到現在,先後從州上、縣上爭取畜棚、產業扶持等項目,發展壯大村集體經濟。

  在扎西巴丁家附近,一處混凝土磚瓦式房屋格外顯眼。“這是村裏新建的畜棚,別小看這個畜棚,它的作用可大了。”扎西巴丁指着眼前的畜棚説,畜棚建成後可以起到保護牛羊的作用。

  草原是牛羊的家,也是野生動物的家園。早些天,扎西巴丁的住處來了一隻棕熊。這隻飢餓的棕熊趁夜色偷襲畜棚,但沒有得逞。逃離時,憤怒的棕熊將扎西巴丁的倒車鏡擊碎,還不忘在後備廂上狠狠留下爪印。

  “還好!畜棚結實牢固,要不牛羊就沒這麼幸運了。”扎西巴丁無奈地笑了。

  棕熊是草原上的一員,草原也是它們的家。正因為棕熊和其他動物的存在,草原的生態趨於平衡,這也是草原繁衍生息的根本。

  (三)

  微風掠過草原,扎西巴丁的目光投向遠方,深邃烏黑的眼睛裏似乎充滿憂慮。

  和很多人一樣,扎西巴丁對故土的熱戀是那麼狂熱,他不想讓生活的草原遭受傷害。一場無聲的環保行動,在廣袤的瑪秀草原悄悄開展。老的、少的、男的、女的,全村出動撿拾廢棄的塑料瓶、垃圾袋。“丟棄的塑料製品不僅破壞環境,牛羊吃了還會撐死。”村民桑丁説。

  村民的心血沒有白費,精明的扎西巴丁想到垃圾分類。在縣上有關部門的支持下,代曲村購置打包機、焚燒爐、清運車,成立垃圾清運公司,將村民們撿拾的垃圾進行分類處理,村民從中得到一定的報酬。扎西巴丁説,數以萬計的塑料瓶都是村民爬雪山、下河灘撿拾的,付出的辛苦不言而喻。“你看這些照片,村民雙肩上掛的是用細線串起來的塑料瓶,少則數十個,多則數百個,這些都是他們一路上撿拾的。”

  “冬夏季轉場,草場可以輪休,牧草可以自由地生長……”扎西巴丁鼓勵村民積極轉場,要讓黑土灘、沙化嚴重的草場自然恢復。同時,在合作社的運作下,鼓勵村民流轉草場,騰出多餘的時間種草種樹,治理黑土灘、阻斷草場沙化,還要想方設法控制牛羊規模。

  遇到汛期,往日平靜的代曲河變得波濤洶湧。扎西巴丁説,人要經得起折騰,就像眼前狂奔的代曲河,現在村上人口增多,草場減少,想辦法帶領村民向外發展成了重中之重。

  扎西巴丁利用村集體產業扶持資金,在巴幹鄉政府駐地建起加油站、賓館,用掙到的錢為村民分紅,為年邁的老人繳納醫療、養老保險,減輕貧困家庭的負擔。“開賓館、建加油站就像養了一羣母雞天天下蛋,收入源源不斷。”

  太陽漸漸西沉,扎西巴丁意猶未盡,言語裏不時透露出對家鄉的深深愛戀。(趙俊傑 滕繼倫)